高手淫性 -

鱼海城内的无人院子中,今晚又再度掀起外景级别的高手交战。

  半空中,剑意如炽日、如明月、剑气似快似慢、忽柔忽刚,充分展现着持剑者的深厚造诣。凭借天地元气飘浮空中,一袭鹅黄衣裙、长发如瀑、容貌清丽的绝色佳人,正在沉稳地用手上宝兵级别的白虹贯日剑,与敌人激烈交手中。
  此刻,长发女子身上气势猛然暴涨,手上的白虹贯日剑一阵龙吟,剑光一化百、百化千、千化万,彷佛遮天盖地,斩断眼前敌人的一切出招方式与撤退路线。
  《太上剑经》九大杀招之一──断未来!

  然而,这彷佛剑化万千的绝杀一式,却被一双白玉佛掌硬生生的夹住。一名容貌威仪、穿着红色袈裟的中年和尚,脸上露出彷似要渡化万物的慈悲笑意,在剑意即将贯穿额头的前一秒,以远超女子的力量与境界轻松接住。

  「可惜,只有二重天的力量,假如再给妳十年的实力,贫僧怕是没有这个胆子接招了……阿弥陀佛,善哉,善哉!江施主,苦海无涯、回头是岸,贫僧的徒孙十心已惨死在妳跟苏施主的手上,莫要再造罪孽,让贫僧七心引领施主进入西方极乐世界的大解脱、大欢喜吧。」

  僧人用着慈悲庄严的话语向女子微笑说道。在他如佛祖拈花微笑的英俊脸庞上,却吐出十分淫邪猥亵的反差内容。

  鹅黄衣裳的长发女子脸上平静无波、无喜无悲,丝毫不为眼前僧人的淫邪话语有所波动,只是手上的剑势又猛了数分,似想迫退眼前步步紧逼的七心上人以换取喘息的空间与良机。

  「呵,江施主就别再白费心机了。贫僧隐藏气息多日,好不容易才找到机会,妳以为贫僧会让妳抢得空隙拿出又一个秘宝、或是呼唤出刚刚那名能与这代玄女抗衡的半步法身吗?」

  七心上人微笑说道。然而眼光的余裕却盯着一直漂浮在长发女子头上的剑形玉器,感应着玉器仍然余留足以威胁宗师的绝世剑气,在步步压迫女子的同时,也警戒着玉器秘宝的最后攻击。并且嘴巴依然吐出诵经般的淫邪禅音,一字字迷惑扰乱着眼前女子的心神。

  「江施主是否认为贫僧太过卑鄙,身为一位外景巅峰的宗师,却在这里潜藏土里、守株待兔多日、甚至不惜自堕身分,偷袭未过第一天梯的两位晚辈?」
  这名鹅黄衣裳的绝美女子依然不语,只是眼睛的余光微微下视,看着地面上一道像是被陨石轰击过的深坑──这是刚刚七心上人用秘宝偷袭的杰作,而带来的后果,就是她的生死之交──「狂刀」苏孟的重创。

  这名女子,自然就是洗剑阁嫡系,「天外神剑」苏无名的女弟子──「绝剑仙子」江芷薇。

  就在刚刚,她与孟奇两人以「黏因果」一式吓退九天玄女应身,并击杀了神话的九天雷神与啸月神犬后,并与击退九天玄女的云鹤分赃完毕,正欲离开此地时──

  不知何时就深埋于土壤内的七心上人,趁着云鹤刚回去森罗万象门,孟奇与江芷薇两人松懈瞬间,暴起发难,以外景巅峰的实力与境界,霸道地远远打飞了江芷薇手上的森罗万象门,并且同时使出可当作神兵主材料的秘宝──「翻天石」,一块不起眼的小石头,在离开了七心上人的手上后,瞬间变成了一座小山大小的巨石,散发着连宗师也忌惮的雄猛力量,硬生生地将大战过后、精疲力尽的孟奇给镇压地面,生死不知!

  原本对付一名只是二重天的小辈,外景巅峰的七心上人自认没必要用到珍贵的神兵材料来做攻击手段。然而当他在土攘中,感应和认出孟奇击杀九天雷神、飘渺玄奥的「黏因果」后,就瞬间改变了主意。

  「杀你性命、承你因果」,牵扯到飘渺的因果命运,号称无解之刀的阿难破戒刀法第五式──「黏因果」,绝对拥有越阶击杀宗师的可能,联想到「狂刀」苏孟渡过四重天劫的奇迹经历,个性谨慎的七心上人决心遏杀任何意外,用最稳妥的方式解决孟奇。

  (只可惜,依旧让美人儿拿出了一件秘宝啊……)

  七心上人脸上挂满慈悲微笑,心中却不无遗憾地想到。在以翻天石重创孟奇的同时,却让江芷薇找到空隙,激发了洗剑阁所给的秘宝──「藏剑玉」。乃是洗剑阁炼器高手用上古庚金与九天玄玉所作,能够封印并激发出三道外景巅峰的锋锐剑气。

  刚刚,一道剑气阻止了七心上人对孟奇的趁胜追击,而如今,实力远远不及外景巅峰七心上人的江芷薇能够持续地与七心上人相抗衡,也是有赖于「藏剑玉」中未被激发的两道剑气的威吓。

  然而这不过是饮鸩止渴罢了,时时保持着能够放出宗师级别剑气秘宝「藏剑玉」的激发状态,对于只有二重天的江芷维来说,是十分耗费精神的。更别说她眼前的对手,不论是强横实力或老辣经验,都远非目前仍然稚嫩的她可比。
  一滴滴的香汗从江芷薇白脂的额头上流下,身为门派嫡系的她,自然知道七心上人是谁,更何况,七心上人与她师父苏无名,还有一段不小的恩怨。

  七心上人,乃是现存不多的黑道巨擎。欢喜庙「心」系一脉的长老。正如东海剑庄的嫡系传人由何七、何八到何九。前些日子死在孟奇手上的十心上人,就是七心上人的嫡系徒孙。

  七心上人是与阮老爷子同一时代出道的前辈高手,年轻时有人榜前三的潜力。进入外景后实力突飞猛进,未及六十岁便有宗师级别的实力,被誉为欢喜庙最杰出的高手之一,有望半步法身。

  然而这一切,都在几十年前冉冉升起的一名武林新星给毁了,刚入地榜的「天外神剑」苏无名在游历天下试剑的过程,偶然遇上欢喜庙掳劫女性的事件,而当时已是外景巅峰、正要冲击半步的七心上人也在现场。

  理所当然的,两位绝世高手之间的比试随即爆发,当时久据黑榜与地榜名额,有望冲击半步法身、自信满满的七心上人根本就没有把苏无名放在眼中,他完全没有想过,自己会输给一名刚入地榜的毛头小子,然而,结果却完全相反──
  惨败──几乎是彻头彻尾的惨败。在苏无名近乎能斩尽万物的《太上剑经》前,七心上人几至于死,消耗身上所有的秘宝,甚至丢下原本预备用来作为炉鼎──被他花费大量心血才抓获培养完成、外景阶级的「欢喜玄姬」,作为阻挡苏无名「剑出无我」杀招的替死鬼。才让七心上人勉强逃生。

  但这一战所带来的惨重后果,不论是七心上人身受剑气的肉体重创,抑或是用来冲击瓶颈的炉鼎损失、还是落荒而逃所带来的心灵破绽,让七心上人再也没有突破半步法身的可能,甚至不能不龟缩于欢喜庙的根据地,以避免苏无名的追杀,几十年来几近于销声匿迹,成为了「天外神剑」苏无名威震武林的陪衬配角之一。江芷薇没想到这次击杀十心上人的行为,却是把他给吸引出来了。

  想到七心上人与师父苏无名之间的恩怨,以及欢喜庙恶名昭彰的淫邪名声,江芷薇完全能够想到,七心上人接下来意欲何为,然而七心上人步步紧逼的攻势,却让她无法找出任何的空隙与退路,更何况──

  「呵呵,舍不下朋友跑路吗?名门正派的弟子就是这样迂腐,假如刚刚贫僧是妳,早就激发了门派给予的逃命秘宝逃之夭夭了,抑或──施主妳心中是渴望着贫僧的缠绵爱抚呢?」

  一句句庄严的语调,却能无形之中勾引男女肉欲爱火的魔性声嗓,正在不断地点滴削弱江芷薇的神智。确实,就在刚刚七心上人用神兵主材「翻天石」攻击孟奇的瞬间,假如她能够冷酷以对,即刻施展门派给予的逃遁秘宝──「飞空遁月符」,绝对能够在七心上人阻止前逃生,但──

  「啊……呃!?」

  原本沉稳明亮的双眸忽然浮现一层水雾,江芷薇持剑的右手一抖,感应到身上传来了一阵销魂至极的感触,甚至让她无可自拔地发出一声低吟,旋即被她以极大毅力压抑控制。

  「江施主,妳可是以为──贫僧刚刚只是畏惧『藏剑玉』的剑气而不敢过份进逼吗?其实贫僧早就对施主的美妙胴体施以美妙布施了。」

  七心上人面露微笑,口念一声佛号,背后逐渐地浮现自身的法相──法相上半身是既淫邪又慈悲、脸露拈花笑意的金身欢喜佛,而下半身却是丑陋至极的黝黑八脚蜘蛛,半佛半蛛,正是七心上人著名的──地蛛活佛相。

  身为一名外景巅峰的高手,或多或少都会有一些奇遇。七心上人在开窍时期曾出入北方荒漠地带中磨练,偶然从一处地下遗迹中得来上古妖圣──九玄地蛛的功法传承,并将之融入于欢喜庙的活佛功法中,于突破外景时成就此半佛半妖的诡异法相,并且拥有许多不可思议的神通──

  譬如潜藏于土壤龟息中却没被半步法身的玄女与云鹤发现,就得益于他从地蛛妖身中所得来的秘法,这当然也跟云鹤与玄女两人激战中,未能全力以精神感应扫描周遭环境有关。

  而此刻,七心上人背后的地蛛活佛相正在发挥着不可思议的淫邪妙用,直到七心上人法相现身,江芷薇才发现,不知何时一丝丝的白色丝线已经开始缠绕她的身体与长剑,胴体上被丝线绕住的地方传来酥麻至极的阵阵快感,以及心中无可制止的涌出疲惫懈怠、想要放下手中宝剑的消极念头,还有自己玉乳上前端的异样突起感,让她知道自己已经中了对方的道了。

  知晓已到生死关头,以绝大毅力与心志,彻底屏息排除一切不必要的负面情绪,江芷薇双手持剑,神色一肃,身上的精气神循着《太上剑经》的运行路线高速运转,精神极度集中控制着天地元气,手中的长剑散发着白亮的光辉,纯粹至极的剑气,带着一往无前的绝决气势,斩破天地,往七心上人的头额眉心刺去。
  《太上剑经》法身杀招──剑出无我!

  如今之计,唯有逼退眼前可怕敌人,抢出空隙使出「飞空遁月符」,向师门讨得援兵回来拯救孟奇才是良策,这是江芷薇在瞬间做出的最佳判断。

  然而,嘴角浮现一抹微笑,这一切都在七心上人的意料之中。

  就像当年那锐不可当的剑气一样,被苏无名「剑出无我」击败的七心上人,对于这招的印象可说是刻骨铭心,早就想好了几招应对的法门。尽管七心上人仍然没有勇气面对苏无名的「剑出无我」,但对付江芷薇的「剑出无我」却是毫无问题!

  「我佛慈悲,渡妳成佛!」

  神色既神圣又猥亵、声调既庄严又淫邪,七心上人双手合十,口诵佛号,施展出他抵御「剑出无我」所创的外景招式──「天罗地网」!

  只见七心上人背后的地蛛活佛法相,下半身的蜘蛛法相吞吐出一团又一团的蛛线,而七心上人的双手凌空妙点,一丝丝的蛛线在七心上人的入微控制下,一丝丝地沾染缠绕上江芷薇的宝兵──白虹贯日剑。

  每次的沾染,都让江芷薇的娇躯微微一震,彷佛身体上最原始的情与本能正在苏醒一般,从未体验过的燥热感觉干扰着江芷薇的通明剑心,让她有种错误感觉,眼前的淫邪僧人似乎逐渐变得和蔼可亲,是她最为亲密的友人一般。

  「剑出无我」的庞大气势逐渐被削弱,外景巅峰与二重天的差距,绝非是法身级的招式就能弥补,白色的蛛线越缠越多,当它将白虹贯日剑的剑身彻底缠住,就将是江芷薇落败之时。

  「喝!」

  然而,身经百战的江芷薇岂会不知道如此!娇咤一声,虚浮空中的「藏剑玉」瞬间激发出两道强大无比的凌厉剑气,迅速地往七心上人的心脏、脑门要害霸道射去,假如七心上人执意要继续以法相对付江芷薇的「剑出无我」,就绝对会被这两道剑气刺出窟窿。在江芷薇的设想中,这两道剑气,绝对能让七心上人不能不退。然后她,就能抓住空档使出秘宝逃生!

  「江施主,妳和妳师傅都一样,太过于轻视我七心上人了。」

  然而,面对足以危及生命的一击,七心上人怒吼一声,脸上的慈悲神色尽去,眼瞳中充斥着赤红的暴虐,身上肌肉突起,竟然是想要以肉身硬扛这两道外景巅峰的剑气。

  「不会再次落荒而逃,绝对不会!」

  就像是受伤累累的野兽一般,看着眼前的两道剑气,七心上人彷佛想到了平生最为憎恨的记忆,面目扭曲的吼叫道。手上的「天罗地网」越缠越急,一阵阵蚀骨的酥麻极乐侵袭着江芷薇的身心,像是要选择两败俱伤一样。

  (!)

  局面往意料之外的地方急速发展,江芷薇的眼中闪过一丝几不可见的慌乱、而后又快速变成决然的黯淡神色,在一声低不可闻的轻叹中,两道剑气在触及七心上人的要害前,竟然散成两道轻烟溃散。

  而与之同时,江芷薇的娇躯剧震,眼口鼻窍冒出了丝丝鲜血,「剑出无我」的剑势再也压不下「天罗地网」的蛛线萦绕,而蛛网得势不饶人,在覆绕住白虹贯日剑的下一秒,也把江芷薇持剑的双手给捆绑起来。

  「碰!」

  「呜……啊……啊啊啊……」

  法身招式被破的重创、无数负面情欲的袭来,让江芷薇再也无力飘浮空中,身不由己地跌落在深坑附近的地面上,而缭绕双手、胴体蛛线所传来的酥麻快感,更是让她包覆在鹅黄衣裳下的美艳胴体陷入了难以停止的痉挛状态。

  「哈哈哈哈哈,原来妳只是虚张声势,内气空虚,没有能力激发秘宝攻击。了不起,不愧是苏无名的弟子,连贫僧差点也被妳骗过。」

  脸上依旧扭曲如厉鬼,双眼赤红的七心上人,彷佛被过去的执念给束缚住,凄厉地大笑起来。双目贪婪凝视着躺在地上承受剑招反噬的江芷薇,左手熟练地封住江芷薇身上的几处重要经脉,右手提住她的娇躯,身躯瞬动,快速飞遁,他要找个无人干扰的地方好好「改造」江芷薇。

  然而奇怪的是,对于应该在深坑中、重伤垂死的孟奇,七心上人竟然不屑一顾!?

           ***  ***  ***

  (半个时辰后,百里外的隐蔽山洞中)

  随手布下了几道阵法,确保不会有闲杂人闯进的七心上人,看着倒在地上喘息的江芷薇身上鹅黄衣裳,眉目微皱地淫邪喝道:「碍眼!」

  左手衣袖凌空一拂,江芷薇身上的鹅黄衣裳就轻轻滑下,刚好将她盈盈一握的白玉鸽乳给袒露出来。七心上人神色猥亵地看着,慢慢地走到江芷薇前面蹲了下来,伸出右手细细把玩着眼前女性的纯洁鸽乳,嘴巴淫邪地点评道:「啧啧,肤色、弹性、柔软度都不错,可惜就是有点小,抓起来不过瘾。」

  看着江芷薇似因受辱、抑或是被邪法干扰的快感侵袭下,越加酡红的娇颜,七心上人像是对待心上人一般,温柔地继续说道:「不过没关系,幸好江施主妳碰上了贫僧。贫僧的〈欢喜天欲法〉,必将能使施主变成世界上最完美与幸福的绝世美女。」

  尽管面目嫣红,然而强忍着呻吟而抿闭嘴唇的江芷薇未作回应。只是眼神如利剑地平静直视七心上人,像是对他的淫邪话语无动于衷。

  「呵,看来有必要让妳知道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江施主,据说妳与苏施主杀死贫僧徒孙的当时,雪山派的雪冷钊雪施主也在场,不知江施主是否有听雪施主说过,她被贫僧徒孙十心慈悲布施的美妙经验?」

  江芷薇脸色微微一变,在七心上人的魔音干扰下,无可避免地浮现当时雪冷钊对她说的可怖话语:****雪冷钊眼神带有少许空茫,似自言自语似倾泻心中恐惧:「这十几年来,我自问心性不凡,能从阴影中走出,重铸根基,再次前行,有所成就,但始终无法面对那时的自己,你不明白那是一种怎样的感受,从脚尖到发鞘,身体每一部位都舒爽到极点,元神仿佛飞上云霄,事后则整个人懒洋洋,提不起半点精神,只希望永远沉沦下去……」

           ***  ***  ***

  看着江芷薇的神色变化,七心上人狰狞一笑,眼瞳中的赤红依旧,让他原本宛如佛陀慈悲的面目越发疯狂,他淫邪地说道:「十心他当时调教雪施主的,不过是〈欢喜天欲法〉的些许皮毛,就已经让雪施主得获解脱,几登极乐。又怎能比的上贫僧已经获得〈欢喜天欲法〉的真旨呢?」

  随着七心上人的说话中,他的右手在空中虚划成符,彷佛要勾动天地间最为淫邪的法则一般,言出法随,元气成形,变成了一只与人脸大小相等、浑身赤红的蜘蛛,然而令人毛骨悚然的是,赤红蜘蛛的背部上,有一块模糊不清、极似人面五官的图案,像是传说的人面蛛一般。

  「这个乃是贫僧这几年、研究欢喜庙功法与上古地蛛传承结合下来所得到的迷人成果。牠的用途是什么?江施主妳将可以细细地品鉴。」

  话刚说完,七心上人双手随意一抛,这只赤红的人面蜘蛛,就不偏不倚地落在反应不及的江芷薇俏脸上。

  「啊!!!」爱美本是女人的天性。那怕江芷薇并不特别恐惧蜘蛛,然而当如此丑陋的昆虫落在她的脸上,仍让她不由发出一声惨叫。

  赤红人面蛛接下来做的事情更是令她感到惊恐,牠的身躯猛然涨大,瞬间盖住了江芷薇的玉脸正面,而赤红人面蛛的八只触肢,两只突兀地插入了她的眼瞳,两只插入了她的左右耳,两只插入了她的鼻孔,两只则插入了她的口腔。但奇异的是,江芷薇并未感到五官有被刺穿的痛苦,似乎这人面赤蛛的八条触肢,乃是灵体之类的虚幻事物,一股股奇妙的灵魂共鸣,开始从蜘蛛的八条触肢传来,缓慢地影响江芷薇的身体、以及心灵。

  江芷薇大惊,想要聚集身上所用的残余力气激烈反抗,然而被重创的胴体早已空虚,江芷薇勉强的挣扎,只是让捆绑全身的蛛网越缠越紧,让她获得更多不想得到的快感与慵懒。耳边传来七心上人的淫邪声嗓道:「此法门名为〈植蛛化奴法〉,还请江施主品鉴一番,说说感想如何?」

  五官被赤红蜘蛛盖住的江芷薇,彷佛神智也受到影响,惊惶至极,一时之间只想斥骂着七心上人,然而到嘴边的话语,随着插入口腔的两根触肢颤动,竟然挣扎地变成发嗲的语调:

  「你!你……你……啊……啊啊……是……是……啊……人……人家是七心主人的肉奴隶……啊……」

  (不,这不是我要说的话!!!)

  听着口中传出与平时完全不同的淫艳声调,江芷薇心中大惊地极力反抗,然而却完全阻止不了,只觉得插入自己脸上的眼耳鼻口的八条触肢,不断地按照着某种天地频率颤动,以淫邪的法则为本,彷佛正在不断地改变自己的思想与逻辑。这种逐渐感应到身心被改造的恐惧,让她下意识在心中惶恐地向最信赖的人求救:
  「不……不……我是江……啊?……江……薇奴……啊啊啊」

  (救我,师父,苏……七心师父,救救我……)

  然而,连她心中的求救想法一浮现,就让她感到无法理解的恐惧与失落。
  (为何要恐惧这个想法?我的师父是…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彷佛理解了什么、又彷佛即将失去了什么,江芷薇完全没有注意到,此时她玉嘴所喊出的,是多么诱人犯罪的魔性嗓音:

  「七心师父?,快来拯救……拯救薇奴的淫荡胴体,啊……啊啊……」
  只见此时的江芷薇被蛛网缠住的双手不知何时已经解开,然而身为一位剑客决不离手的爱剑却已被她远远抛开,双手笨拙生疏地爱抚胴体上的敏感点,脸上依然盖着一只赤红人面蛛遮住脸部上半娇容,只露出插着两根触肢的朱唇,娇喘喊道。

  「这就是自慰吗……啊……怎么比练剑还要舒服多了?……啊……七心主人……啊……」

  赤红双目的七心上人笑而不言,只是静静地观察江芷薇的变化。〈植蛛入奴法〉,乃是七心上人这数年精心采集天地间的男女情爱之气,配合种种淫邪功法,将之化成几近实体的灵体蜘蛛,只要被牠寄生脸部的,将会逐渐受到淫邪本能的改造,并灌输欢喜庙万年来的奇淫巧技以及淫邪的价值观。

  假如现在的江芷薇是全盛状态,或许凭她的通明剑心还能勉强抗拒,甚至绝争一线也未尝不可。但如今受到重创的她,却只能瘫在地方,身不由己地受到〈植蛛化奴法〉的淫邪改造。

  随着一个时辰的过去,变化逐渐呈现,江芷薇的爱抚自慰越来越加熟练生巧,细细的指甲刺入粉红的乳蒂来回转动,一双玉腿紧紧摩擦下体,花户中潺潺流出带有香气的丝丝爱液。口中所吐出的销魂语调,从原本的不自然与一丝挣扎,渐渐变得自然之极,并带有一丝荡人心魄的魅惑魔性。

  更令人感到淫邪恐怖的是,只见原本赤红人面蛛背上模糊不清的人脸五官,逐渐变得清晰可见,与被覆盖在赤红人面蛛下的江芷薇俏脸五官几乎一样。唯一不同的是,是人面蜘蛛在呈现江芷薇面貌的时候,瞳孔与眼影以及嘴唇部分,都变得赤红之极。并且映像在赤红双瞳的神态,是充满浓浓挑逗的欲望与纯真,是融合着淫邪与美艳的魔女剑客。

  这是江芷薇的灵魂本质与精神状态,正在与赤红人面蛛逐渐融合的铁证!
  「恩,该是施展下一步骤的时候。」

  满意的点头说道。七心上人背后再度浮现法相──地蛛活佛。只见下半身的地蛛法相,弹出了前面的两道毒牙,硬生生地刺入江芷薇胸前乳肉的两粒粉红樱桃,开始灌入浓浓的毒素液体。

  「啊……啊……?」

  尽管已经神智不清,江芷薇仍然能够察觉到,自己的乳房有着越来越沉甸甸的感觉,似乎被注入了某种丰乳液体一般。但几乎被赤红人面蛛控制的身心,以及七心上人法相上半的活佛淫音诱导,让她只是挺直胴体,充满喜悦与一丝挣扎地承受着眼前主人的恩泽。

  「唔,太大不好,就这样吧。」

  不多久,揉捏着江芷薇膨胀逾倍的雪乳,感受那惊人柔滑的弹性与触感。七心上人看着眼前佳人的情动神色,微笑地继续说道。

  「那么,这是最后两道手续了。『成茧化奴』、『破茧新生』!嘿嘿,苏无名,我赢不了你!但我一定要让你看看,你得意的弟子将会变得如何淫邪堕落!」
  七心上人依旧扭曲的赤红双眸充满着难以消散的执念,随着话语的叙说,越来越是疯狂地大喊大叫。

  就在这时,似乎对于七心上人的话语有所反应,被赤红人面蛛罩住玉脸的江芷薇,原本只剩娇声淫叫的玉嘴,忽地吐出颤抖的嗓音:

  「孟……奇……孟奇……」

  (!)


广告邮箱:abc522com@outlook.com
         有钱会所,没钱找我~ 330DV-久草色香蕉视频在线_九九99香蕉在线视频_香蕉视频在线观看 香蕉... (防屏蔽网站330DV.COM)
防屏蔽网址|330DV.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