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门杀手 -

黑夜中有一道快速移动的身影,可以想见他的动作有多敏捷,可是追逐在他身后的另一道身影也一样十分的快速,每每和前者相隔三步的距离,好像是故意形成这样的差距。

  突地,前者倏然停止,身后的人也跟着停了下来。

  一身黑色劲装的管绍安突然转身冷眼瞪着后者,「你没事可做了吗?」
  他冷硬的说话态度,似乎冻伤不了奎恩。华斯特,只见奎恩微笑着。

  想他奎恩。华斯特在「君门」里不知见过多少冷血的家伙,尤其是这阵子在「冷面豹」祁琊的身边,所受到的冷漠对待已经不知凡几;所以,对于管绍安这种冷漠的语气,他是习惯成自然,完全不把它当一回事。

  奎思了解到管绍安已经开始感到不悦。

  自从祁琊他们回台北后的第一天开始,他为了打发无聊的日子,就盯上了管绍安——一个令他感到兴趣的人。

  其实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了,或许是和冷血的人相处久了,自然会想要去了解他们的世界吧!而且管绍安那冷冷的样子,不知?何,就是如此对了他的眼,所以当他发现管绍安有半夜出来闲逛的习惯后,他就赖上了他。

  本来,他只是抱着一种好玩的心态跟着他;谁知道当他一发现管绍安的力出奇的好,且绝对是高手时,他就跟出了兴趣。他的身手让他可以肯定管绍安绝对是杀手背景出身,而且还是顶尖的高手。

  那自己怕不怕呢?

  开玩笑,这正是他感兴趣的地方,愈具挑战性的人,他愈是想结交,看管绍安那副连甩都不想甩他的样子,更是让他不想放?。想想看,一个派出所的管区警员,是个杀手,那不是很值得玩味吗?

  尤其管绍安又有如谜般的往事,那他奎恩更是无法抗拒了。

  「不会啊!跟着你就是一件大事。」他的回应。

  他对管绍安的冷言相向,丝毫不引以为意。眼光要是能杀人,他早就死了好几百次了。

  管绍安不知道自己为什?不对这个男人动手,要是在以前,他早就出手了;可是他没有这?做,唯一找得到的理由可能因?他是个警察。

  再过不久,等到月底结束,他就要离开此地,因为这里再也没有可以让他留下来的理由。

  只是,不知道为什?,眼前这个笑得一脸无心机的男人,扰乱了他平静冷硬的心 .

  奎恩?华斯特是一个医科全才。他的行事极其古怪,有着自己的研究室和人员,可是他不开设医院,只是四处去做个短期约的医师,随他的喜好治病。
  他替人看病的规定是,一年只看五十名。那五十人都会在他高明医术下恢复,不管他们是什么身份,来了就医,一到五十名,不管再大的人情、再多的钱,他都不医。

  他的行一向飘忽不定,总是四处游历。

  他和君门总主君魁星有着十分深厚的情谊,那是由于两家是世交,且都是黑道。不同点在于华斯特家族在美国势力庞大,而君门的势力范围则在台湾。
  他不喜欢接掌家族事业,反而喜爱四处飘泊,所以,华斯特家族现在由他的大哥掌理。而他与大哥的感情十分的深厚。奎恩虽然爱四处飘泊,可他拥有一座美丽又完全独立的城市「奇城市」。

  而当管绍安一知道有这?一个地方时,就很想到奇城市去看看。或许离开这里后,他会去看看。

  「无聊。」管绍安定不再多加理会,自己在他身上已经浪费太多时间,也不想和他有所交集。根据资料与直觉看来,这个男人绝对不单纯。

  看管绍安又转身跑了开来,奎恩也马上跟上去。「喂!等等我。」

  他们跑了一阵后,两人不但没有流汗,连喘个气都没有,足见他们的身手有多了得 .

  管绍安突然停下步,奎恩也停了下来。

  在管绍安谨慎的盯着四周静寂的街道时,奎恩突然从身后一把抱住他,将他拉到一旁的小巷弄。

  「嘘!有人。」

  管绍安原本要给他个教训,在听到身后不远处的一阵声响后,在他的怀中微放松了身子。

  「我看到了。」

  于是两人不再说话,看见三、四个穿着紫衣的女子从街道旁快速的走过。
  不久,管绍安灵敏地窜出奎恩的怀里,不置一词的随即要离去。

  「她们是找你的。」

  奎恩的话只让管绍安微微一僵,随即又往前走。

  奎恩没有放弃,依然跟在他的后头,「难道你不想知道,我为什?会这?猜吗?」

  「不想。」他依然头也不回的说。

  「真是太不给面子了,好歹我们也是朋友嘛。」他对于管绍安的不领情丝毫不以为意。

  没想到,管绍安因为他的话反而停了下来,一转身,眼光锐利的直瞪着他。
  「谁和你是朋友。」

  「哎呀!你何必那?凶呢,喂,停一停……」奎恩一个快速移转,身形闪过了管绍安突如其来的攻击。「你这是干嘛?这样就太伤感情了。」奎恩边说,边化解他一波波的攻势。

  「谁跟你谈感情来着?如果不想找死,就快滚!」

  他淩厉的手势往他的双眼间袭去,奎恩连忙将头往后缩。

  「你这家伙来真的啊?」奎恩脸上的微笑倏然变得有些亮了起来,动作也变得更加的敏捷,闪躲得十分的轻松自在,谈笑风生地和他过招。

  奎恩就是知道管绍安不会伤害他,虽然他的攻势变得淩厉起来,可是力道不到三成。「好了,别这?无聊了,是朋友就别再玩了。」

  谁知管绍安听闻后,倏地转变态度,力道也加重了不少,?直袭他的胸口,在他轻拍奎恩的胸口时,被他的内力给化开。

  「你……」

  管绍安有些讶异奎恩的功力与身手,一开始他就知道奎恩不是个简单的人物,以为奎恩和祁琊的身手应该不分上下,但,现下,他不这?想了。

  「你的身手是故意隐藏?」管绍安边说,力道又再度增加了不少。

  奎恩的笑容更大了,依然轻易的躲过了他的攻击。

  「不!只能说你?不是真正的了解我,琊他们都知道我的身手如何。」
  「你很得意?」管绍安突然觉得他脸上的笑容很碍眼。

  「不!在碰上你以后,我一点都得意不起来。」他意有所指的瞄了他好几眼。
  管绍安闻言脸色只是微变,「你知道什??」

  「你认?我知道什?就是什?。」他故意说道,眼神还恶意的在他的身上打量着。

  管绍安总觉得他打量自己的眼光好像知道些什?,又在算计着些什?,这男人深不可测,让他感到十分的不安,这是他第一次有这种感觉。

  「不和你多说,以后少来烦我。」

  他突然收势,跳离他约十公尺远,一双警戒的眼望了他一眼后,身影快速的消失在他眼前。

  管绍安褪下衣物,站在莲蓬头下冲刷着他的身子,那一头银白色的长发也湿滑的粘贴在他的背后。

  闭上眼,他将头向后仰着,享受着水淋湿他的脸,也淋湿他的记忆。

  他的身子震动了一下,他早该想到奎恩的另一个身份的,难怪他总觉得他的笑极为刺人、碍眼。

  他一直朝向奎恩的真实身份去查,反而忽略了他另一个令人闻之丧胆的身份——「笑神医」。

  他早该想到的!笑神医,一个愈笑愈夺魂的神秘男人。

  当他对某人笑得愈形诡异、愈形森时,那人会后悔遇上他。

  他的笑容灿烂无比,又笑得令人如身处在地狱寒泉中,浑身不可自抑地直打冷颤 .这是他将杀人于无防备之时才会有的招牌标志,到现在还没有人知道,他的身手功夫到底深到什?样的程度,因为他还从没笑到犹如朝阳般的灿烂亮度,为什?呢?

  听说那是他到现在还没有遇过那样的对手,能让他有所发挥,就连今晚,他也只是到微笑的地步而已,而那亮度不过才三成左右,他甚至还没出手,只是防备。

  听说笑神医的笑是有分层级的,浅笑、微笑、再来是笑的亮度与深度,大笑与狂笑,到目前?止,他都还不曾大笑和狂笑呢!

  而且最好祈求他这两个笑都不要出现,要不然绝对是无法令人承受的笑,也还没有人格去见识到呢!由此足见他的深藏不露。

  或许自己的身手真要和他相比,也不会太差,但绝对占不了什?便宜,他一向不喜欢招惹这类的人,反正他和自己也不会有交集。

  关掉水龙头后,他用浴巾包裹着身体,走出了浴室,他想起在街上的那三个紫衣女子,眉头忍不住紧皱,看来,她们是来找他的,这一点,奎恩倒是说对了。
  这家伙到底知道多少事呢?现在这个不是重点,重点是,既然她们已经找来,那表示自己这里也待不下去了;本来要待到月底的,看来,只有先离开再说。
  他迅速的换上干净的衣服,依然是那身黑,将长发束在背后,将所有的东西全都扫入行李袋后,随即开门走入夜色。

  才一步上街道,管绍安就发现自己被盯上。看来,他们派来的这三位女子着实不简单。

  他只考虑了三秒,立即转身面对她们,眼中的冰冷令来者止步。「回去告诉她,我是不会回去的。」

  站在中间的那位女子开口道:「紫眼,主人说她已经给你一整年的时间,希望你能主动回去。」

  管绍安只是冷笑,「回去?别忘了,我已经退出组织,她没有资格对我下令。」
  三个紫衣女子对看了一眼,中间那位女子才又再度开口:「主人的命令不得违背!」

  她们三人正想有所行动时,管绍安狂妄的笑了,这让她们突然停住动作,眼神里多了戒备。

  「你在笑什??」三人异口同声问道。

  「想对付我?你们可别忘了,她的位置是我不屑要的,她才能得到。你们以为能打赢我吗?」他冰寒的眼光凝视着她们。

  三人心下一惊,但随即又交换了视死如归的眼光。「我们不必打赢,只要你死就可以。上!」三个人动作一致,淩厉的攻向管绍安,?且还朝他的旧伤攻去。
  管绍安的跛是因为旧伤所致,她们愚蠢的以为那里是他唯一的弱点。
  过招不到十分钟,她们三人随即受重伤,管绍安毫发未伤,他只是嗤笑一声,随即转身离去。

  突地,咻咻几声,细而几近不可闻的声响从他身后袭来,他只是身形一移,随即闪过。接着又是一阵如雨般的细针洒落,他也都安然的避开。

  三把刀随后而来,他拧起眉头,「真烦!」他反握住那三把刀,将它们反射往那三名女子,三人全都应声而亡。

  他回头一看,发现她们是一刀毙命?不足以让她惊慌,而是刀子没入她们的身体后,脸上所呈现的中毒现象,肌肤泛紫,那是「紫门」的独门极毒。

  他连忙提气,发现自己气血往上冲,隐忍住胸口的血气,他张开手掌一看,发现自己刚才夹握的两根手指上沾染了毒剂,整只手掌呈现紫红色,他心下一惊,连忙拿布绑住手臂。

  他快步的跑向山区,他知道只有奎恩才救得了自己。若不想死,这秘密也只有让他知道了。

  奎恩淋过浴后,就待在书房里看著有着君门组织体系的文件。他到现在还十分的呕,没想到祁琊那过分的家伙会把这一切全都交给他。

  要不是看在和君魁星的交情上,他早就走人了。其实他会待在这里,还有个最重要的原因,那就是管绍安。

  那家伙一开始就引起他极大的兴趣,害他要以为自己只爱男人不爱女人了。不过,当他发现了那个秘密后,虽不敢百分之百的确定,也还没机会可以证实,相信自己的直觉,所以愈觉得自己没有猜错。

  从没有人能这样挑起他全部的注意与兴趣,这也是他甘愿耗在这里的原因。反正,他只是做做样子而已,那些杂七杂八的事,就交给风、火、雷、电、雨、云他们去处理就行。

  算祁琊识相,还会把他那六个优秀的手下留下,到时候就算情况有变,他要溜也可以安心的溜。

  他站了起来,来到窗口边,看着深沉的夜色。突然,他的目光锐利了起来,感觉到屋外有不寻常的气息,他立即打开窗户,利落的往窗台边跳下。

  只见一道人影旋如一阵风般的站在他的面前,奎恩警戒的向后退了一步。看到管绍安脸色苍白如雪又冰冷的僵着身子,他察觉到不对劲,正想伸出手时,管绍安整个身子直挺挺的向他倒去。

  奎恩紧紧地抱着他,迅速将他带往自己的卧室,一看到他的脸色与神情,看出他是中了毒,而且还是一种极难解的剧毒。

  当他将管绍安放到床上时,他已陷入了昏迷。奎恩很快的扫视一遍,看见了使他中毒的手掌,他毫不迟疑地拿过自己的医疗袋,且拿出刀子划开他的手指,让毒血流出。

  过了一会儿,奎恩突然咒出声,虽然替他止住了血。但那是没有用的!他解开缚住管绍安手臂上的布,用刀子挑开他的衣服,当上衣敞开时,只见管绍安雪白的肩膀与胸前缠绕着厚厚的一层白布。

  奎恩露出一抹浅笑。看来,他的猜测无误,管绍安确实是个女人,而管绍安这名字不过是假名,但,此时这个根本就不是最重要的。

  他是医学界的权威,对于用毒方面也颇有涉猎。像她所中的这种剧毒呈现紫红色,实在罕见那?不代表他没见过,不过他希望自己的猜测是错的。

  这时,管绍安突然有了片刻的清醒,「这是……紫门独有的……紫砂剧毒,唯一可解的方法……只有……」她边说额上已冒出斗大的汗珠,嘴唇也呈现紫红色。

  奎恩阻止她往下说。

  「我就知道,好了,不必往下说,我知道该怎么解了。」

  在迷蒙中,管绍安道:「知道了,还……不快解,你……你想我死啊!」
  奎恩着迷的看着她生气的样子,「你都快没命了,还这?凶啊?」奎恩咕哝道,不懂她哪还有力气命令他,不过,当务之急是先救她的命。

  看她无力的瞪视他,他只是俯视着她,「没办法,为了救人,我只好冒犯了,不过,等你好了之后,可别恨我呀!」

  管绍安集中力气,将他拉到身体的上方,「少废话!」

  「别急,就算要救命,也得让我享受一下嘛。」奎恩才说完,马上用握在手上的刀子割开她胸上的白布,她两只浑圆而又丰挺的乳房马上呈现在他的眼前。
  奎恩看着她快失去焦距的眼神,知道她已经无力再?下去了;连忙粗鲁地剥去她的所有衣物,褪下自己的裤子,拉开她的腿……他侵入她体内的巨大,一举就冲破了代表她处女的薄膜,那剧烈的疼痛?没有使她尖喊出声,因为全都埋在他覆住她唇瓣的口内。

  奎恩?不想这样毫无欢愉与准备就行进入她,可是,为了不让她死,这是唯一的办法,他深深的霸占她的唇,执意以吻来让她转移身下结合的痛楚。

  他的一只大手固定住她的腰,另一只手胡乱的在她的身上各处抚摸着,直到她准备好,他才开始在她的体内缓慢的进出。

  他一直没有改变自己缓慢的速度,尤其在知道这是她的第一次后,更是如此。约莫过了三十钟分后,奎恩发现在她身上奔流的毒液已经借由男女的交合而淡去。
  这时,管绍安再次的昏了过去,脸上的苍白也有了些微的血色,他这才放心的在她的身上律动着,快速的结束这次的结合。

  他从没想过,他和她的第一次会是以这种方式开始和结束。

  忍不住苦笑,或许也因为这样,才能让他们以另外一种方式重新开始吧!
  现在奎恩几乎可以确定,管绍安是紫门里的一名杀手,而且还是极高段的顶尖杀手 .

  只有紫门的独创毒药才会以这种男女交合解药的。可是,那只是对紫门出身的女杀手才有效,一般人中了这毒,是非死不可的。

  他曾经听君总主说过,也曾在游历时遇过紫门的人。紫门全都是女人,是一群没有人想去招惹她们的女人。她们的个性都是冰冷、凶残的,且身手都十分的了得。在她们的组织里,什?样的训练都必须学习?且专精,若能学得好的,可以名列紫门十大杀手之一。

  只是不知道管绍安到底是排名第几的杀手。前三名者,都有机会可以坐上紫门负责人的位置,那毒药也只有负责人才有,是用来对付背叛紫门的人所用的。紫门的每个女人都是处女,若要得解,就会失去其清白,?且还会失去其内力修?,变成一个平常人 .

  至于和她交欢的男子,也必须要有和她不相上下的武功修?,要不然只怕解不了毒,两人还会一同死去,这也是为什?管绍安要找他的原因,因为他们的武功修?确实相当,而他甚至还比她高,只是他不想承认也不想说而已。

  看来,她是得罪了紫门的负责人,而且非置她于死地不可,现在她的内力修?全失,他更是要保护她的安全。紫门的人是不达目的绝不会善罢甘休的。

  此地不宜久留,一等她体内的毒全解后,他要带她到奇城市去。

  抚着她柔滑的肌肤,他笑了,笑得极具深意。她体内的余毒未清,可以缓下来。他定先睡一觉,然后等她醒来后,他就要好好的索取代价,让两人都享受到欢愉。

                第二章

  在车上,管绍安不发一语,紧着一张脸,不论奎恩怎?逗她,她就是不理他。

  最令她气愤的是,奎恩说的话,他们都相信,她只是开口说他是一个疯子,每个人就以几乎要杀人的眼神瞪着她,真是太没天理。

  奎恩伸长手臂,一个用力就把她拉到自己的腿上坐着。「好啦,别气了。如果我不这?做,你怎?可能会和我走呢?」

  「我现在才知道你是一个卑鄙、下流、无又厚脸的男人。」她咬牙切齿的说着,脸上依然散发着怒气。

  「这个你又不能怪我。何,是你当初先偷跑的,我都不和你计较,你怎?比我还爱计较呢?」女人就是女人,虽然她喜欢扮成男人的样子,可是那性子,唉!还是和女人一样的小家子气。

  管绍安一把抓住他的领口,恶狠狠的瞪着他,「你快放我下来,要不然我就给你好看。」

  「要给我好看?不必了吧?我自认?长得很帅,你还要给我好看?那我不就帅得冒泡了?还是留一些给别人好了。」他的回答惹来管绍安满腔的怒火,那紫眸都几乎要喷出火来了。

  「奎恩?华斯特,你再给我多说一句废话,我一定让你绝子绝孙。」她咬牙切齿的威胁他。

  「不好吧?我绝子绝孙是没什?关系啦,不过,这样对你的幸福可能就不大好了耶!到时候你欲求不满的爬墙去,那我该怎?办?我看,为了我们未来的幸福着想,你还是再想想别的办法好了。」

  他根本就无视她的怒火,且还对她因为生气而晶亮的紫眸给予欣赏的眼神,让管绍安气得都快要吐血。

  「你……」

  在口头上输给他,总可以打打他出气吧?正当她的拳头要招呼到他的胸膛时,他的手早已轻松的包覆住她的小手,还俯下头来亲吻她的红唇。

  「你知不知道?你生气时,你的紫色眸子好像散发出美丽的光彩,让我忍不住想要再亲亲你了。」

  她头正想要驳斥他,他的唇早已落下,密密实实的覆住她的芳唇,没有一丝的空隙。那令人心眩神迷的感觉又再次的向她袭来,她只是轻叹了一声,随即便臣服在他的热吻中。

  她放为了,面对像这样无赖的男人,她真的是完完全全的没辙。她从未碰过像他这样劲,又表现得好似无害的对手。

  他确确实实惊扰了她平静无波了二十三年的心,她想要逃离,又舍不得这温暖的怀抱。在他的怀里,她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温暖,不再有寒冷。

  罢了!反正她最多只留到今天晚上,就算他想留,也留不住。毕竟在这个城市里,除非是拥有者才能让她留下。而她不认?他能有这个本事。

  察觉到怀中的人儿有了软化的迹象,原本狂风暴雨式的吻开始缓和、温柔了起来。他伸出舌头在她性感的唇上舔过一圈后,轻舔着她的唇瓣,张开口,开始在丰嫩的下唇上吸吮不已。

  「嗯……你的味道真甜……」他的唇依附在她的唇上低语着。

  他伸出舌头轻舔着她的耳垂,大手分别向她的浑圆和私处侵袭而去……「嗯……」她只能娇软无力的靠在他身上低吟、任由他逗惹挑弄……良久,他才起身将她抱在怀里,那欢爱过后的气味在两人之间弥漫着,令他还想要再次埋入她的体内。

  但,他自压抑着,因他知道车子快要到达他的住处了,他不想有任何尴尬的场面让她难堪,于是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将她按压在自己的胸前。

  他的大手轻柔的抚过她那原本被束缚住的长发,如今披散着的妩媚模样。
  「你的头发好美又好独特,我真是爱极了。」他忍不住低下头去,将脸埋在那银白色的秀发上,尽情的汲取散发着幽香的味道。

  而管绍安因为他的烈索爱,只能疲累的躺卧在他的怀里,任由他抚触,毕竟她的体力已不如前。没多久,她就在他的怀里,借着温暖的体热及一股从未有过的安全感,沉沉的入睡。

  她没有看见奎恩对她深深爱恋与娇宠的眼神和脸上的笑意,也没看见当车子来到奎恩的住处时,是奎恩一路抱着沉睡的她来到他的卧室。

  当管绍安再度醒来之际,才发现自己竟然置身在一间陌生又豪华舒适的房间.

  她拥着被子半坐起身,知道自己在被子下的身体是一丝不挂的。就她刚才扫视周围的环境来看,她的衣物根本就没有在房里,所以她只好紧紧的抓住手上的被子,免得春光外泄。

  她蹙着眉,想起奎恩那张令人讨厌的笑脸,明白这里一定是他的地方。真没想到,他竟然也是奇城市的居民,而且还是一个极富有的居民。

  早知道他也在这里,她就不来这个地方。

  看了看手上的表,已经下午五点了,她竟然从中午睡到了现在。

  这些年来,她从没有这?疲累过,也未曾在白天睡过觉。

  突然,一个声响让她警觉的起头看向门口的发声处,那个让她如此疲累的罪魁祸首正咧着一张令她厌恶的笑脸凝望着她。

  她下意识的搂紧了手上的被子,脸上的表情是冷淡、疏远的,眼底的警戒?没有因此而松懈,这是她多年来的生存之道;不论是在紫门,或是在任何的地方,面对任何的人,她都必须要保持高度的战斗感与危机感。

  唯一能让她放下心防的,也只有安麒一个人,而她既然有了一个照顾她的男人,她自然也就没有什?值得令她放松的人。

  冷冷的盯着他看,就算是眼前这个和她发生过亲密关系的男人也一样。
  看着他,她不得不承认,他确实是一个出色的男人;也不得不承认,她对他有了些特殊的悸动,不过,这些都只能放在她的心底。

  对一个人全然的说出自己的心事和感觉,就等于主动把自己的弱点呈现在别人的面前一样;那不只会让自己没有安全感,更容易受到伤害。这是她从小所受的训练使然,也是她在那个女人身上所得到的教训。

  她绝不会再重蹈覆辙,也绝不会再让自己受到伤害,她这样坚定的告诉自己。
  可是,为什?在看到这个男人脸上性感的笑容与身上所散发的气息时,她竟然会有那种心悸的感受?

  这不是第一次了。她相信只要自己继续待在他的身边,也绝不会是最后一次。
  多年来的求生本能与危机意识早就在警告她,这男人绝对是一个危险人物,而她和他牵扯得如此之深。

  想到这里,她脸上的表情变得更加的冰冷,眉头也在不自觉中蹙得更深。
  看着他走过来,她突然冰冷的开口道:「把我的衣服还给我。」

  而奎恩就像以往一样,对于她冰冷的态度丝毫没有任何感觉,好像她是在柔柔的对着他说话,而且照常的将她的话选择了一番,爱听的就回答,不爱听的就当作没听到。

  他的动作极为快速,一个移动,已经坐在她的身边,?将她搂入自己的怀里。
  「醒啦?你肚子饿不饿?要不要我叫人送些东西过来给你吃?」

  气死人了!为什?这个男人总是这样,对她的冰冷与拒绝视若不见?

  她轻推着他,「我不饿!难道你耳朵有问题啊?我说,我要我的衣服。」她忍不住低吼。

  发现自己又对他发脾气时,她不禁暗自咒。她一向引以为傲的冷静与冰冷,全都毁在他的手里;每一次都这样,只要碰上他,她都是输的一方。

  她真的要开始哀怨起来了,为什?老天要让她碰见这个痞子兼无赖呢?
  奎恩对她露出一个笑容,可是那得意隐藏在心里。

  他知道她的每一个反应,虽然她总是以她的冷漠作?她的保护色,可是愈和她在一起,他就愈能了解到她内心里那渴望温暖的另一面。

  这样一个奇特的女子,以其另一个性别作?她的保护色,?的只是不希望别人伤害到她。

  抱着她,深深的看进她的眼底深处,他能察觉到她的害怕。尤其她又是紫门的一名顶尖杀手,在和她分离的这三个月来,他利用了自己的势力和家族的关系,查到很多有关紫门这个神秘组织的内幕。

  或许对于一般人来说,想要查紫门确实很难。可是凭他们华斯特家族的力量,一个小小的紫门虽有其神秘性,还不在他们的眼底,所以,他很快就得到了许多的消息,也让他明白在他怀里的这个女人所遭受到的一切待遇,因此不难理解她的性子?何如此冷淡。

  愈了解她的成长环境,他愈是心疼她。不论是她的身世或是成长,他都有着深深的怜爱与心疼。他知道她现在不明白,不过,现下他就会教她懂的。

  呵呵的笑着,他不顾她的挣扎,硬是将她抱到自己的大腿上坐着,「你要你的衣服做什?呢?我觉得你这样挺迷人的耶!」

  狠狠的瞪着他,管绍安对着他吐出冰冷的话语:「你相不相信,我会杀了你!」
  对于她的威胁,奎恩丝毫不放在心上,只是挑起她的发,细细的把玩着,好像突然对她的头发有了很大的兴趣。「唉!我当然相信,毕竟你这样在我的身上扭动,就足杀死我身上的所有细胞。」

  「你这个男人,除了想到这个以外,难道都没有别的事好想了吗?」

  他让她一再的对着他破口大,一向冷然的个性全都走了样。

  奎恩更是过分的将自己的身子贴往她的身上,「嗯……我想想……」他故作思考状,然后才像个孩子般的露出一个稚气又可爱的灿烂笑容,故意以甜甜的嗓音回答她:「没有耶!我发现自己在碰到你的身子时,脑海里唯一想得到的只有这件事,其他的,好像都想不到哩!」他说完后,还刻意的在她的身上不安分的移动他的大手。

  管绍安压下她心底的怒火,脸上的肌肉因为隐忍着想要将他大卸八块的冲动而跳动着,以极其冷静而令人害怕的语调对他说:「是喔!你还真会装可爱。」
  「是啊,是啊,你也觉得我这样很可爱,是不是?」他犹不知死活的继续和她耍嘴皮子,「那也不枉费我这?辛苦的装可爱了。唉!我也不想的啊,可是没办法,我这个人就是可爱、就是帅,连我自己都控制不了呢!」

  天哪!这男人还真是天下超级第一的厚脸皮,竟这样夸自己!她这该算是开了眼界吗?

  她觉得他的笑容好碍眼,气得对他再次破口大了起来:「真是了!也不想想自己的年纪多大了,还在这里装可爱!让人看了,也不怕人家吐出来,你给我滚到一边去啦!」

广告邮箱:abc522com@outlook.com
         有钱会所,没钱找我~ 330DV-久草色香蕉视频在线_九九99香蕉在线视频_香蕉视频在线观看 香蕉... (防屏蔽网站330DV.COM)
防屏蔽网址|330DV.COM